2020年2月17日 星期一

日本東北生日之旅。銀山移動到藏王

離開銀山溫泉的這天天空清澈明亮,樹上、電線上結滿雪白霧淞,風一輕吹他們就四散飛,落在我的身上,然後瞬間消散,還有一顆心落在了車窗上,為此我欣喜不已。

風一吹,他們便飛揚
我們一路向南,往今天的目的地藏王出發,沿途景色依然賞心悅目,忠誠相伴。


2020年2月12日 星期三

日北東北生日之旅。銀山溫泉二三事

其實原本一直以為銀山是因為冬季的白雪而得名,後來查了資料才知道原來銀山以前真的產銀!據傳在1456年就發現銀礦,是當時日本的三大銀山之一,因此當地就有不少旅店作為礦工的休息處,隨著銀礦的沒落,這裡跟著蕭條,直到後來挖掘到溫泉,銀山才又繁榮起來。

銀山溫泉街不長,兩排林立的旅館大多是在大正到昭和初期興建而成,雖然有一兩間是重新設計過現代感十足的旅店,但大多數仍是深褐色的日式傳統木造建築,漫步其中有如時空錯置,大正浪漫輕盈流洩。

銀山溫泉的住宿不多,一到雪季更是一房難求,這次我們入住的古山閣旅館是大正四年(1915)創業至今,從外頭的天寒地凍中走進旅館大廳,瞬間一股溫暖襲來,眼前的木頭建築與暈黃燈光都讓人覺得鬆了一口氣。
古山閣旅館大廳
我們的房間長這樣,窗戶看出去就是銀山溫泉街

2020年2月7日 星期五

日本東北生日之旅。銀山夢幻溫泉街

一早醒來天空如願飄起了小雪,到租車公司拿車,日本人循例清楚仔細的交代了所有細項,並且一再提醒我們到銀山溫泉的山路很難開,千萬要小心,我們就這樣戰戰兢兢的出發了。

可能台灣山路更加窄小刁鑽,比起來往銀山的路上並沒有想像中危險艱難,車道的雪也都剷得很乾淨,一路上藍天與雪山綿延,光是窗外的景色就已經令人癡迷。

途中我們到超市閒晃了一下,吃個點心加冰淇淋,還失心瘋差點想把五公斤裝的山形米搬回家😂,還好冷靜下來之後找回理智。


2020年1月28日 星期二

日本東北生日之旅。序

2018年的日本東北生日之旅,在台灣出境時就遇上好事,必須筆記。當時在桃機排隊安檢時,覺得走在我前面的男士很眼熟,心裡一驚該不會正是我的偶像,前一晚來台灣開演唱會的中國搖滾歌手李志,於是我一路尾隨他試圖看看他的正面,確認目標正確後,終於鼓起勇氣問他:請問你是李志嗎?可以跟你合照嗎?原本很怕會被拒絕,畢竟他是一個很有個性的人,結果沒想到他竟然露出羞赧的笑容說:「可以,但是我昨天喝多了還有點......」哈哈哈真是太可愛了,於是我就這樣得到了與李志的合照一張,噠啦💕
(註:李志在2019年4月傳出被中共封殺的消息,只因他奔放的思想與創作中共看不順眼,有興趣的人可以去聽聽他的歌「人民不需要自由」、「廣場」、「這個世界會好嗎」,從那之後就真的沒有他的消息了,真心希望他平安,早日發表新作品)
這次的東北之旅機票是用累積的里程換來的(第一次奢華的坐商務艙耶),從台灣飛到大阪機場搭巴士到伊丹機場,再從伊丹機場轉國內線航班到山形,然後搭巴士到下塌飯店,說來真是輾轉,但現在完全想不起來當時一路的辛勞(廢話,過了兩年才寫當然想不起來)
只記得當晚吃了油花超美的山形牛烤肉,和隔壁桌英文極好的日本紳士歐吉桑很愉快的聊了天,吃飽喝足安頓一切,準備迎接隔天夢幻的銀山溫泉。

FB旅遊小記 伊妮德。旅行是一首詩

2016年7月29日 星期五

Caohagan卡兒哈甘生活一週間。島上的孩子

DSC07151

這個與世無爭的小島,跟陶淵明筆下的桃花源有幾分相似,「怡然自得」就是島民的寫照,路上遇到的人永遠會對你微笑,真誠的那種笑,不帶一點商業氣息。

Bernard、Simon、Angelo是我在島上認識的第一組孩子,學校歡樂的放學時分,突然有個稚嫩的聲音冒出來。

「what's your name?」那是個子比較小的Bernard,古靈精怪的從我背後拉拉我的衣角問我的第一句話。

「Ya Chi」我回答。

2016年5月10日 星期二

Caohagan卡兒哈甘生活一週間。小島的味道

五月初,天氣漸熱,今天上班決定穿件輕鬆的T-shirt,從衣櫃裡隨手挑了喜愛的一件便出門,上班途中總覺得有股什麼熟悉的味道縈繞著,我試著大口吸,想聞清楚點,那氣味便隨即消逝無蹤,一個不經意卻又鑽入鼻息,這樣來來回回的好一陣子,直到看見捷運上有個人衣服上椰子樹的圖樣,我才猛然想起「啊!是小島的味道」

我的衣服把小島的味道帶回來了。
DSC07146

2016年4月25日 星期一

Caohagan卡兒哈甘生活一週間。小島的雨

DSC06534

島上的雨來得又急又快,突然伴隨一陣強勁的風,雨就來了。

小島的第六天下午,第一次遇到下雨,雨勢不小,但也許是被比雨更強勢的風給吹散了,雨滴不成形的細細紛飛,這樣的天氣哪也去不了,我在小屋裡打開面海大窗,然後躲進被紗帳罩住的床上,風好大好大像颱風那樣,卻吹不散我的興奮。

平常在家,下雨天或是風大的日子,我總喜歡打開窗感受它們,但伊春老是跟在我屁股後面把窗關上「因為我們的木地板會被雨打濕、因為風會把太多灰塵帶進來......」現在,在我的小屋裡,什麼都不怕,縱使我的紗帳小宇宙被風吹得搖搖晃晃,我仍浪漫的覺得它固若金湯。

這裡的雨很不尋常,滿天飛卻不明白它究竟飛哪兒去,沒有都市裡落在屋簷上的響亮聲響,也不會像落在柏油路上積成水窪,在卡兒哈甘,不管下了多少雨,乾涸的沙地都無聲地、貪婪地取納。雨當然也落在椰子樹上,伴著風沙沙的唱,幾乎分不清是雨聲還是葉子擺動的樂音,微細的雨絲偶爾穿過紗帳打在我的皮膚上,涼涼的一吻,讓我想起溫泉魚的可愛模樣。風則是無所不在的,風與島上一切事物的磨娑呢喃從沒有停歇過,那是我的催眠曲。

這個小島,常讓我有脫離現實的感受,一下子來了太多感官衝擊,腦子有點無法處理,於是在輕輕、涼涼的吻中,從我飄搖的小宇宙裡,恍惚潛入另一個我渴慕的次元,小島落雨的午後,很蒙太奇。


FB專頁 翩翩。旅行是一首詩
【相簿】小島生活一週間


2016年4月18日 星期一

Caohagan卡兒哈甘生活一週間。島上的狗

小黑的腳步聲又來了,我連忙從露台起身,躲進屋裡。

第一次見到小黑是登島第二天的一個寧靜下午,我坐在露台畫畫,身邊散落著各顏色的畫筆,海風很溫柔,又是一個凝結的午後,我正沈醉在詩意中,突然聽到擦擦擦的腳步聲急急傳來,接著出現在我露台上的,是一隻毛色發亮的黑狗,他表情凶猛的對我低吼,由於小時候被狗咬過,對陌生狗實在很恐懼,趕緊站起身試圖威嚇他,但完全不起作用,他反而吼得更大聲,還示威般的繞著我轉了一會兒,然後選了個露台正中央的位置安適就坐,淡定望向他的海洋,根本懶得理我,由他熟練的動作看來,這露台應該是他平時的秘密基地,於是我很狼狽的迅速收拾畫冊和工具進屋裡去,識相的把他的露台還給他。
IMG_8282
(小黑一定要坐在露台正中間,對我來說,他有一股懾人氣勢)

2016年3月27日 星期日

Caohagan卡兒哈甘生活一週間。島上的旅人Tomo&Yuka

待在小島上一週的時間,島上來來去去有六組客人總共十個人,除了一個荷蘭人外全是日本人,他們待的時間都很短暫只有兩三天,其中還有一個中年男士只待了一晚就離去,日本人似乎把卡兒哈甘當成一個轉換心情的地方,即使只有一兩天的假期,他們也願意特地搭飛機、乘船來這個小島度過,哪怕只是看一次日落,聽一晚的潮聲,就能夠為接下來的日子充滿電繼續前進。

上島的第一時間,就認識大方的日本女生Tomo,我和Yuko, Yoshie尷尬的第一類接觸就是由Tomo化解的。那時船伕頭頂著我的行李領我走到主屋,只見餐桌上三個日本女生正在喝茶聊天,看到我也沒人招呼,我搞不清楚他們到底是客人還是主人,一時有點發楞,不知所措的停滯了幾秒後,也許是Tomo發現我疑惑的目光,便主動向我示意一旁的兩個日本女生Yuko, Yoshie才是主人,這時兩個女生才回過神一般,開始招呼我。

簡單安頓後放下行李,嘴饞在西北海灘的燒烤BAR買了一隻螃蟹吃,遇到Tomo在沙灘上喝啤酒,我們便聊起天來,她從日本移居比利時已經十幾年,教日文是她的工作,這次和比利時朋友一起到菲律賓玩,不過朋友還留在其他小島上,她是獨自一人來到卡兒哈甘的,她說卡兒哈甘是她多年的嚮往,就算拋下朋友也要來一趟,還說自己二十多年前就成為崎山先生的書迷,說著她從包裡翻出兩本陳舊的口袋書(這兩本書她翻看了無數次),跟我介紹書裡大致的內容,當我告訴她我也帶著書,而且也是被這本書牽到小島上來的,她又驚訝又興奮,拿著我的書好奇翻看,對中文的書封相當感興趣,說一定要幫這幾本書拍張合照。
IMG_9292

2016年3月13日 星期日

Caohagan卡兒哈甘生活一週間。餐桌上的美味

我和曾鴿每餐都顯得很貪吃,總是時間還沒到就急著到餐廳等開飯,一方面因為在島上進餐的時間很固定,通常到了用餐時間肚子也餓了,另一方面是島上的餐點真的好吃,令人有所期待。

在介紹卡兒哈甘的美食前,我必須先介紹島上的首席侍者Daniel,Daniel是一個斯文有禮又熱情的卡兒哈甘人,氣質和其他島民有些不同,有天我和曾鴿在村莊裡閒晃時,剛好遇到Daniel他便一路陪我們散步並且聊了一些關於小島的事,他在小島唸完小學後,就到宿霧去唸書,畢業後曾經在宿霧的飯店工作過,也許見過大場面,Daniel的服務真的很有水準又到位。
餐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