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29日 星期五

Caohagan卡兒哈甘生活一週間。島上的孩子

DSC07151

這個與世無爭的小島,跟陶淵明筆下的桃花源有幾分相似,「怡然自得」就是島民的寫照,路上遇到的人永遠會對你微笑,真誠的那種笑,不帶一點商業氣息。

Bernard、Simon、Angelo是我在島上認識的第一組孩子,學校歡樂的放學時分,突然有個稚嫩的聲音冒出來。

「what's your name?」那是個子比較小的Bernard,古靈精怪的從我背後拉拉我的衣角問我的第一句話。

「Ya Chi」我回答。

2016年5月10日 星期二

Caohagan卡兒哈甘生活一週間。小島的味道

五月初,天氣漸熱,今天上班決定穿件輕鬆的T-shirt,從衣櫃裡隨手挑了喜愛的一件便出門,上班途中總覺得有股什麼熟悉的味道縈繞著,我試著大口吸,想聞清楚點,那氣味便隨即消逝無蹤,一個不經意卻又鑽入鼻息,這樣來來回回的好一陣子,直到看見捷運上有個人衣服上椰子樹的圖樣,我才猛然想起「啊!是小島的味道」

我的衣服把小島的味道帶回來了。
DSC07146

2016年4月25日 星期一

Caohagan卡兒哈甘生活一週間。小島的雨

DSC06534

島上的雨來得又急又快,突然伴隨一陣強勁的風,雨就來了。

小島的第六天下午,第一次遇到下雨,雨勢不小,但也許是被比雨更強勢的風給吹散了,雨滴不成形的細細紛飛,這樣的天氣哪也去不了,我在小屋裡打開面海大窗,然後躲進被紗帳罩住的床上,風好大好大像颱風那樣,卻吹不散我的興奮。

平常在家,下雨天或是風大的日子,我總喜歡打開窗感受它們,但伊春老是跟在我屁股後面把窗關上「因為我們的木地板會被雨打濕、因為風會把太多灰塵帶進來......」現在,在我的小屋裡,什麼都不怕,縱使我的紗帳小宇宙被風吹得搖搖晃晃,我仍浪漫的覺得它固若金湯。

這裡的雨很不尋常,滿天飛卻不明白它究竟飛哪兒去,沒有都市裡落在屋簷上的響亮聲響,也不會像落在柏油路上積成水窪,在卡兒哈甘,不管下了多少雨,乾涸的沙地都無聲地、貪婪地取納。雨當然也落在椰子樹上,伴著風沙沙的唱,幾乎分不清是雨聲還是葉子擺動的樂音,微細的雨絲偶爾穿過紗帳打在我的皮膚上,涼涼的一吻,讓我想起溫泉魚的可愛模樣。風則是無所不在的,風與島上一切事物的磨娑呢喃從沒有停歇過,那是我的催眠曲。

這個小島,常讓我有脫離現實的感受,一下子來了太多感官衝擊,腦子有點無法處理,於是在輕輕、涼涼的吻中,從我飄搖的小宇宙裡,恍惚潛入另一個我渴慕的次元,小島落雨的午後,很蒙太奇。


FB專頁 翩翩。旅行是一首詩
【相簿】小島生活一週間


2016年4月18日 星期一

Caohagan卡兒哈甘生活一週間。島上的狗

小黑的腳步聲又來了,我連忙從露台起身,躲進屋裡。

第一次見到小黑是登島第二天的一個寧靜下午,我坐在露台畫畫,身邊散落著各顏色的畫筆,海風很溫柔,又是一個凝結的午後,我正沈醉在詩意中,突然聽到擦擦擦的腳步聲急急傳來,接著出現在我露台上的,是一隻毛色發亮的黑狗,他表情凶猛的對我低吼,由於小時候被狗咬過,對陌生狗實在很恐懼,趕緊站起身試圖威嚇他,但完全不起作用,他反而吼得更大聲,還示威般的繞著我轉了一會兒,然後選了個露台正中央的位置安適就坐,淡定望向他的海洋,根本懶得理我,由他熟練的動作看來,這露台應該是他平時的秘密基地,於是我很狼狽的迅速收拾畫冊和工具進屋裡去,識相的把他的露台還給他。
IMG_8282
(小黑一定要坐在露台正中間,對我來說,他有一股懾人氣勢)

2016年3月27日 星期日

Caohagan卡兒哈甘生活一週間。島上的旅人Tomo&Yuka

待在小島上一週的時間,島上來來去去有六組客人總共十個人,除了一個荷蘭人外全是日本人,他們待的時間都很短暫只有兩三天,其中還有一個中年男士只待了一晚就離去,日本人似乎把卡兒哈甘當成一個轉換心情的地方,即使只有一兩天的假期,他們也願意特地搭飛機、乘船來這個小島度過,哪怕只是看一次日落,聽一晚的潮聲,就能夠為接下來的日子充滿電繼續前進。

上島的第一時間,就認識大方的日本女生Tomo,我和Yuko, Yoshie尷尬的第一類接觸就是由Tomo化解的。那時船伕頭頂著我的行李領我走到主屋,只見餐桌上三個日本女生正在喝茶聊天,看到我也沒人招呼,我搞不清楚他們到底是客人還是主人,一時有點發楞,不知所措的停滯了幾秒後,也許是Tomo發現我疑惑的目光,便主動向我示意一旁的兩個日本女生Yuko, Yoshie才是主人,這時兩個女生才回過神一般,開始招呼我。

簡單安頓後放下行李,嘴饞在西北海灘的燒烤BAR買了一隻螃蟹吃,遇到Tomo在沙灘上喝啤酒,我們便聊起天來,她從日本移居比利時已經十幾年,教日文是她的工作,這次和比利時朋友一起到菲律賓玩,不過朋友還留在其他小島上,她是獨自一人來到卡兒哈甘的,她說卡兒哈甘是她多年的嚮往,就算拋下朋友也要來一趟,還說自己二十多年前就成為崎山先生的書迷,說著她從包裡翻出兩本陳舊的口袋書(這兩本書她翻看了無數次),跟我介紹書裡大致的內容,當我告訴她我也帶著書,而且也是被這本書牽到小島上來的,她又驚訝又興奮,拿著我的書好奇翻看,對中文的書封相當感興趣,說一定要幫這幾本書拍張合照。
IMG_9292

2016年3月13日 星期日

Caohagan卡兒哈甘生活一週間。餐桌上的美味

我和曾鴿每餐都顯得很貪吃,總是時間還沒到就急著到餐廳等開飯,一方面因為在島上進餐的時間很固定,通常到了用餐時間肚子也餓了,另一方面是島上的餐點真的好吃,令人有所期待。

在介紹卡兒哈甘的美食前,我必須先介紹島上的首席侍者Daniel,Daniel是一個斯文有禮又熱情的卡兒哈甘人,氣質和其他島民有些不同,有天我和曾鴿在村莊裡閒晃時,剛好遇到Daniel他便一路陪我們散步並且聊了一些關於小島的事,他在小島唸完小學後,就到宿霧去唸書,畢業後曾經在宿霧的飯店工作過,也許見過大場面,Daniel的服務真的很有水準又到位。
餐廳

2016年3月9日 星期三

Caohagan卡兒哈甘生活一週間。好朋友

原本預計的一個人旅行,意外有了旅伴。

在我訂好機票、聯絡好島上住宿後,準備再次一個人出走,有天和曾鴿聊起我的旅行計畫,剛從歐洲旅行回來的他,那時正好處在轉換工作的空檔,閒來無事於是決定從北京飛來加入我的小島之旅。
IMG_2453

2016年3月8日 星期二

Caohagan卡兒哈甘生活一週間。我的小屋

我的小屋

我在島上的家,和當地島民的屋子是一樣的形式,一個離地約一公尺的獨棟面海小屋,撐起整個建築的主要樑柱是粗壯的椰子樹幹,由竹片編織成的菱形花紋做為門窗和牆,地板是一條條的竹片釘起來的,斜斜的屋頂上則是覆蓋了大片大片乾掉的椰子殼和椰子葉,是一棟道道地地取材大自然,會呼吸的綠建築,行前擔心晚上會燠熱難入眠的問題,是庸人自擾了,夜晚的風在屋裡的無數孔洞中自由穿梭,涼快得不得了。

2016年3月7日 星期一

Caohagan卡兒哈甘生活一週間。島上的日本女孩Yuko&Yoshie

整理行李時,我特地把崎山先生的書「我有一個島─卡兒哈甘」帶上,希望他能為我簽上大名作為紀念,也想聽他聊聊島上的一切,但天總是不從人願,我來島上的這段時間,崎山先生竟然剛好跟太太到台灣旅行了,殘念!期間由兩位日本女生招待島上旅客。

她們分別是Yuko和Yoshie,是島上的工作人員,初見面時她們只是簡單跟我打了招呼,然後小小聲用日文跟彼此交談,場面顯得有點尷尬,也許是語言的阻隔,也許是其他我不明白的原因,畢竟不是每個人都能像島主崎山先生一樣能用流利的英文接待日本以外的客人,可惜我也不會說日文,總之跟我原本從書上讀到的熱情接待有點落差,心中有些小小的失望。
IMG_9375
(左邊Yuko,右邊Yoshie)

2016年3月4日 星期五

Caohagan卡兒哈甘生活一週間。初次見面

小島終於到了!我跳下船踩在白色沙灘上,阿咧,怎麼跟我預期的柔細觸感不太一樣,沙粒粗粗的,黏在我沾了海水的夾腳拖上,怎麼也踢不掉有點扎人,沙灘上隨興停放了大大小小的「薩卡揚」(當地螃蟹船的發音),椰子樹在風中自在搖曳,樹葉被陽光曬得閃閃發亮,這是我第一眼看到的卡兒哈甘。
登陸的第一眼
(登陸卡島的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這個畫面,沙灘本身很白,但是布滿不少褐色的海草和樹葉,另一面的沙灘則是潔白無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