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8月9日 星期六

父親,是男人最溫柔的名字

IMG_7618.JPG

媽媽常說,爸爸最愛的就是我,從小,爸爸的確很疼我。

當我還是幼稚園小朋友的時候,有一回,放學後沒有直接回家,跑到同學家去玩,直到天快黑了,才想到要回家,這時候,全家人早已經瘋狂的找我。在回家的路上,還不知大難臨頭的我,遇到出門找我的哥哥,他用恐怖的表情告訴我「你完了,爸爸很生氣!」回到家後,果然看到爸爸盛怒的臉,手中緊握著我家的刑具---木尺。用近乎嘶吼的聲音對我喊「放學怎麼可以不回家,你知不知道爸媽很擔心!」接下來當然免不了一頓打,我記得我哭了好久,在媽媽懷裡一直抽搐。然後,爸爸向我走來,抹了抹我淚濕的臉,拿出面速力達姆輕輕的幫我擦著紅腫的痕跡,一邊溫柔的告訴我,為什麼打我、打我是為了我好云云……


高中的時候,還盛行著升學教育,有次期中考我的數學成績爛到不行,很怕因此拉低平均分數被分到別班去,於是該給家長簽名的成績單,我遲遲不敢拿給爸爸看。剛好,爸爸泡了杯香香的咖啡拿到房間給我,還在猶豫的我,一看到爸爸就忍不住哭了出來,告訴他我很擔心、很害怕,沒想到,爸爸並沒有責罵我的成績,反而抱著我安慰說「沒關係,數學爛就爛啊,爸爸以前數學也很爛,還不是照樣考到台大。要把你分到別班就分啊,在別班也一樣能用功讀書。」現在想起來,爸爸頗有佐賀阿嬤的精神。

大三的冬天,爸爸媽媽和弟弟要搬到台中去的前一天,爸爸打包零星的小東西,來回拿著一疊又一疊等待搬運的雜物,突然,他跌坐在我房門口,說他對不起我,要我原諒他把我一個人丟在台北,他說我是他的心肝寶貝,他捨不得我,要我好好照顧自己。

之前西羅躺爸媽來提親,談著談著,爸爸有一度失神,一臉若有所思,我可以看到他眼神裡的空洞。後來西螺躺媽跟西羅躺說,她感覺得出我爸一定很捨不得我。我想起,爸爸在整個提親的過程中,一直重複說著「幸福就好、幸福就好……」

這兩天在台中,家裡明明還有一間房空著,爸爸卻要我跟他跟媽媽睡同一間房,媽媽說爸爸跟她說:女兒快要嫁了,像這樣和我們在一起的時間不多了...

父親,是男人最溫柔的名字。
昨天在電視上聽到這句話,我覺得講得真是好。

4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看到你寫的這篇文章,也讓我想到我爸爸。上一次他回來住在我們這,坐在客廳聊到結婚的事,他也是突然若有所思、失神的一陣子,然後問我說,那結婚後你們是不是要去得國了?我說 沒有啦~然後,他就到陽台去抽煙了。看他的背影,還真有些難過!!(欣怡)

ENID 提到...

嗯...就是爸爸的落寞,看了很難過

栗仔 提到...

你真的擁有一個很好很好的爸爸~

匿名 提到...

看了你寫的文章,也想到爸爸在我小時也非常疼我,但他從來沒親口講過。不過可以從他愛碎碎念感覺出來!...我是芳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