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6月4日 星期三

手感

收拾房間的時候,從我的照片牆上,取下一張已經泛黃的黑白照片。

那是大一剛上攝影課的時候,攝影老師派給我們的攝影作業,主題是『三』,我一個人騎著我的小綿羊,到地藏王廟旁邊的新莊公園,拍完了一整卷底片。

除了拍照以外,還有一份新的任務---沖片,記得第一次進暗房,過那道旋轉門的時候,大夥兒興奮不已,就好像走進了時光隧道,或是異次元,隨著旋轉門轉進暗房後,眼前一片漆黑綴著微弱的暗紅光線,視覺一下子調適不過來,有陣暈眩感,空氣中則是一股飄散不去的刺鼻藥水味,這是事隔十二年後,我對暗房的印象。

對於正確顯影過程之繁複早已不復記憶,隱隱約約只記得要在一個黑袋子裡把底片從捲軸裡拉出來,因為要瞎拉,所以很多人耐不住性子,便自以為聰明的透著一點光硬是把底片拉出來,就這樣…整卷底片在這個步驟宣告不治。其實當初我也是差點要做這傻事的人,心想:一點點光應該不要緊吧。還好旁邊那位男同學(就是很愛走貓步的那位)獻殷勤獻得正是時候,幫我把底片拉了出來。之後好像就要把底片丟到一個有藥水的罐子裡,讓它吃到藥水,接著用清水沖沖沖,我想這應該就是沖底片這說法的由來了吧,沖完片之後就是對焦對到眼睛要脫窗的放大步驟,接下來就是超有成就感的顯影了。

看到這張照片的那一霎那,我腦子裡浮出一堆快樂有趣的青春記憶,好像也回到了當新鮮人的心情,但隨即想到的是也許這一輩子再也不會進暗房了,再也不能轉進那個臭臭的異次元空間,所以我得三不五時把這份記憶拿出來溫習並牢牢記住。

當時買單眼相機的時候,老師推薦了Nikon的FM2和Canon的EOS50,在多方考慮下我選擇了EOS50,雖然價格比FM2貴,但因為當時還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會對攝影持續有興趣,而它除了手動功能外,還有自動功能,算是一兼二顧的機種,結果沒想到一試成主顧,到現在為止我的相機都是Canon的,除了多款fancy的LOMO以外。

那時候,沒有數位科技只用傳統底片,於是乎特別珍惜按下快門的每一瞬間,因為每一按都是錢,雖然我的寶貝EOS有自動功能,但我卻堅持不用,一定要仔細的調好光圈快門,轉動對焦圈,雖然常瞇眼對焦瞇到很不舒服,但莫名的堅持讓我非得享受駕馭的手感才甘心。

等待底片變成照片的過程是難熬的,也是驚喜的,這樣的驚喜有時是大好,有時是大壞,沒個準。由於光圈大小的變化,照片洗出來往往會有心花朵朵開的美麗散景,與微妙的前後景變化,這些是在觀景窗裡無法預覽的驚喜;反之,也常會出現失焦、手震、曝光過度、曝光不足等等令人扼腕的作品,所以到沖印店領照片的時候,就像刮彩券一樣,會中頭獎也會有銘謝惠顧。

我的第一台相機EOS50在尼泊爾被偷走了,很心疼,因為我跟他有深厚的感情,後來陸陸續續又有了小數位相機、LOMO的間諜機LC-A、田字四格機、SMENA 8m、魚眼、ANNA SUI直排四格拉炮機、西羅躺後來又買了一台傳統單眼CANON 30V送給我,我們還有一台數位單眼350D,以及現在我的新寵隨身機G7。

我有好多好多相機,但是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我不再堅持把功能表轉到手動模式,不再有耐心的調整每張照片的光圈、快門,不再為了拍一張花兒的微距照片,在烈陽下杵個五分鐘,不再為了取得一個好的構圖那麼斤斤計較,我不是很喜歡這樣的自己,我在即拍即看的便利下,被速食的數位科技給統治了嗎?umm……我不喜歡這樣。

找一天吧,我要帶著我的30V出去透透氣,找回每一次快門開闔喀嚓聲中的珍惜與期待。

3 則留言:

YC 提到...

很好!
恭喜妳找回拍照的耐心 :-)

栗仔 提到...

我這兒還有很多"手感"紀錄下來,你跟我的蠢模樣照片.....又蠢又胖

ENID 提到...

哈 你回來啦
我知道你說的
一定是我們突然鼓起勇氣穿短褲卻被涂金玉遇個正著的那一次吧